北京pk10计划
中国西藏网 > 读书

付费 面向个人的互联网知识经济

欧云海 发布时间:2018-02-01 14:36:00来源: 经济日报

书是最早的知识载体,已有2000多年的付费历史,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知识的创造者和传播者从书后走到了书前,互联网知识经济正在拉开帷幕。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认为知识的内容本身没有发生变化,而载体、结构、产品形态、用户关系均已被重塑。将知识作为一个产品,它需要一套产品思维和方法论。

通常认为,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最早提出了“知识经济”与“知识工作者”的概念。在1992年出版的《后资本主义社会》中,他进一步提出,知识从“存在”变成了“实干”,从个人利益变成了公共利益。书中,他说出了那句名言“知识是今天唯一有意义的资源”,这句话的力量不亚于弗兰西斯·培根所说的“知识就是力量”。

德鲁克把知识的应用分成了三个阶段:从1750年开始的第一阶段,知识被应用于生产工具、生产过程和产品,从而创造了工业革命;从1880年开始的第二阶段,知识被应用于工作,从而引发了生产力革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第三阶段,知识被应用于知识本身,从而产生了管理革命。德鲁克关注的是管理,在他看来,提供知识以找到应用现有知识创造效益的最佳方法,就是管理。

“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这一观念后来热门多年,但基本上没有离开德鲁克所界定的概念。在我看来,后来最关键的补充来自日本管理学者野中郁次郎,在1995年出版的《创造知识的企业》中,他指出了暗默知识和形式知识之间相互转换的知识创造的螺旋过程。他也把企业看成创造知识的组织,他从企业视角出发说,“最有价值的知识不是从别人那里获得的,而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虽然知识经济常与信息经济一起讨论,但不管是德鲁克还是很多后续探讨这个议题的人,都没有真正赶上之后25年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我们因而看到对于知识经济的论述很多是停留在互联网之前。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被创造出来的部分原因,是科学界为了进行学术知识与信息的交流。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信息与知识的存储、交换和创造的载体,它超越了德鲁克和野中郁次郎所说的组织,成为知识的栖息地。

自互联网商业化以来,人们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来改变媒体、改变零售、改变社交、改变服务交易,人们也在设想着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带来的未来,但知识似乎从未成为互联网产业的热点。直到2016年,突然间一个转折点出现,知识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更准确地说,互联网成了知识传递与交换之地。这是互联网、万维网(www)被创立之初人们的梦想。

在中国,收费知识产品与服务等突然间掀起一波大浪潮。更特别的是,中国似乎成为互联网知识产品的创新之地,部分原因是,过去在中国市场没有足够多和足够好的知识产品供应,我们作为消费者也没有形成很固定的知识产品消费习惯。在原来知识产权保护到位、内容与教育形式丰富、专业知识服务丰富的美国等市场,反而可能呈现一种所谓“发达社会的诅咒”的状态,不易出现相关的创新。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移动社交和自媒体的高速发展,使得新形态的知识产品与服务更容易涌现出来。

围绕互联网上信息和知识的新现象出现了大量的新观念,比如直接对产品的界定称为“收费知识产品”“付费内容”;比如创造的新概念如“认知革命”“时间战场”,又如延续和扩展之前的概念如“认知盈余”“知识分享经济”,或者强调投资价值的“IP”概念等。从生产者角度出发称为“知识服务”,自称是“知识服务商”;从平台角度出发称为“知识市场”;从行业角度出发称为“知识变现”“知识付费”“内容电商”“知识电商”;从个人角度出发强调新消费与学习方式,提出“知识消费升级”“文化消费升级”等。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商业角度进行很直白的思考:知识售卖行不行?知识大规模售卖行不行?未来是否会出现大体量的互联网知识公司?

我们更想称这波浪潮为“互联网知识经济”。我们认为,对于互联网给知识带来的未来可能性还在开启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进入一个互联网上的基于知识的经济,也就是互联网知识经济。其中发生关键变化的不是知识,而是经济;不是知识,而是产品、服务和平台。

这一波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创新,主要发生在面向个人的知识产品与服务,互联网平台和知识明星是推动变革的力量。如果从既有领域看,我们看到的是信息与知识的三种主要业务形态——媒体、内容和教育的融合。互联网对媒体、内容(出版)和教育分别进行变革之后,开始推动三者的融合,新的机遇、新的产品、新的关系正在涌现。

这一波付费知识产品,可能只是互联网与信息和知识的新关系的一个开始,甚至是互联网的新开端——互联网从“流量逻辑”走向“价值逻辑”。为知识付费,用互联网的术语说,就是收费成了新的筛选器,人们选择支付适当的金钱来换取价值。在互联网中,特别是在与信息和知识相关的产品和服务中,我们支付的方式有三种:金钱、时间和社交货币。明确地考虑所支付的和交换所得到的,我们的关注重心转向了价值。

互联网也在继续重塑知识。知识是水,容器决定它的形状。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知识创造、存储与传递的容器,人类第一次真正拥有一个全球互联的知识体。正如互联网专家戴维·温伯格在《知识的边界》中所说的:“当知识变得网络化之后,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已经不是站在屋子前面给我们上课的那个,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集体智慧,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是房间本身,是容纳了其中所有的人和思想并把他们与外界相连的这个网”。互联网变成了我们的“超级大脑”。

如果我们回头去看德鲁克对知识经济的界定,他定义的范围比我们现在说的要大,他认为所有产业都和知识相关。他在25年前写道:“在过去40年里成为经济中心的产业,一直把信息和知识的生产和销售而不是物品的生产和销售作为其业务。”“过去40年,无论什么传统产业,之所以能成长壮大,是因为它们围绕知识和信息进行了重组。”他还形象地说:“制药业的实际产品是知识,药片和凭处方供应的油膏仅仅是知识的包装物。”他所预测的趋势还在延续,各产业所售卖的产品和服务从本质上都是知识。我们预测,在未来10年,随着知识在产品和服务中的比例进一步提高,知识可能成为一种企业与消费者接触的入口。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摘自机械工业出版社《付费》)

(责编: 陈冰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辽宁11选5加奖 辽宁福彩35选7 神仙道仙道会投注 浙江快乐12前三组走势图 南国彩票七星彩论坛
重庆时时彩平台 皇城国际娱乐 球探足球比分直播 博彩网财 全部天津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