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
中国西藏网 > 读书

网络时代文学批评的担当

发布时间:2018-07-05 14:50:00来源: 中华读书报

随着文学创作的兴旺,当前我国文学批评也显得十分活跃。除了像《文学评论》《中国文学批评》等一批专业评论刊物,不时出现文学批评佳作外,许多综合性报纸,还辟有文学批评专刊或专版。特别是伴随着互联网传播的发展,网络文学批评更是异军突起,日益形成文学批评领域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

长期以来,文学批评给人的印象,仿佛总是学者精英“孤冷”地对文学作品进行解读和探究,那些理论名词,专业术语,以及大篇的议论,往往令人要么高不可攀,要么索然无味,以至被有些人称之为“学院派文学批评”。可是,自从媒体出现以后,传统的文学门槛,似乎一夜之间降低了,网络文学以快餐、速成、拼接等方式海量涌现,随之而来,也出现了点评文学、特别是网络文学的网络文学批评。这类评论,时间快,针对性强,敢说敢批,多种观点在冲撞,不同音频在争鸣,一时间文学批评园地,热闹非凡。对网络文学批评的积极作用,理应予以肯定。但是也要看到,网上的评论文章,虽面广量多,却良莠掺杂,不少任性发挥,有的变味,有的超前,有的甚至另类恶搞。因多来自不知名的网民,故被有些人称之为“草根文学批评”。上述现象使传统意义的文学批评领域,出现了许多新的问题,需要人们重新加以审视和认识。

网络时代文学批评存在的问题,依笔者粗浅之见,主要表现在:

一、受到商业化的侵蚀。以往评论界曾把政治标准视为文学批评的第一要素,以至忽视了对文学本体的客观评论。改革开放以来,这种状况已有改变,讲空话套话的少了,出现过不少分析敏锐的文学批评佳作。但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尤其是进入全媒体时代,文学批评也受到经济利益的诱惑。比如,应作家或出版社的约请,广告宣传式的评论多了,软性广告语言越来越不忌讳。为了配合这种促销书评,有的滥造畅销排行榜,发动朋友圈和水军,人为增加点击率,甚至不惜“销书买榜”,造假榜名。使得严肃的文学批评,变成了市场营销的一种手段。

二、文学批评引导的功能被淡化。文学批评向来具有促进创作和引导阅读的功能,如今这两方面都呈现淡化的趋向。文学创作催生文学批评,文学批评又反哺文学,对作家的创作思想和艺术倾向,乃至时代文学风尚和审美情趣产生影响。可是现在有些评论人,只注重出版社和营销方的利益需要,把书评异化为软性广告;有的又把评论当作炫耀个人的喇叭,借题贬人抬己。至于那些网络文学批评,除少数言之有物外,大多只凭一己好恶,或浮光掠影褒贬,或离题随性发泄。如此“文学批评”,势必疏离了作家,何谈“反哺”。再看对读者引导作用的淡化,仅指出一点就可明证。前几年养生书一度泛滥,评论界几乎沉默缺位。有一阵诗歌领域,流行什么梨花体、废话体、咆哮体、脑残体,对这类“异样文学”,也少见评论界有客观、得体的文学批评。导致不少人反映,书店陈书万种,书评本本叫好,现今买书不知该听谁。

三、两支文学批评大军形成分裂。进入网络时代,所谓“学院派文学批评”和“草根文学批评”这两支大军,各有各的面临问题,两者还呈现分裂的状态。在学者评论队伍中,除了有些人有商业化倾向外,还有些人,为了显示时髦,把西方文学批评理论,诸如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原型批评、符号学等,生硬地搬来解读中国文本,因“水土不服”造成言不对路,引发作家和读者对其肤浅离题的批评予以蔑视。而网络评论队伍中,不少人又任性地表现自我,甚至把评论当作吐槽他人的取乐把戏。他们故弄玄虚,堆砌术语,玩弄词藻,表面上很有学问,实际上是庸俗卖弄,有的更不惜把网络上的爆粗口,耍泼皮,也塞进评论,还贴上“接地气”的标签。因为会炒作,一时博得较高的点击率。而且两军互相看不起,你批他“八股”,他批你“八卦”;你用狠话“吐槽”,我从缝里“找茬”。这种“正规军”与“散兵游勇”的文字博弈,也折射出传统的文学批评功能被扭曲和滥用的后果。

上述这些把庸俗化当作“时尚”的文学批评,虽只是局部现象,但它失去了评论固有的品格和风骨,导致文学批评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下降,招致读者生厌。为改变这种状况,有必要探究其产生的原因。从客观上看,市场经济条件下,各方难免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利益的驱动,加上微博、微信、微小说、微电影等盛行的微时代,传播的便捷和人们往往跟风的惯性,更催生了那种应景、随性、快餐式的评论。但也要看到,在评论队伍中,毕竞还有相当一批人,抵制商业和功利诱惑,甘于寂寞地从事着庄严的文学批评工作。例如有不少好评论,引经据典,精辟分析,其本身就是一篇学术研究成果;而有的评论人,连书都没读,光看内容提要,就大胆下笔,反正捧场文章要比批评文章好写得多。由此说明,评论人主观因素的差异,比客观因素更加重要。对此,笔者有以下几点期盼。

首先,要强化评论人文化担当的意识。从事文学批评的人士,不论学院派或大众派、精英或草根、纸质媒体或网络传播,都必须秉持对作者、读者负责的高度责任感,以及促进文学事业繁荣的使命感,多读书,勤思考。拒绝商业诱惑,远离喧嚣炒作,摒弃低俗语言和“灌水式”“板砖式”的娱乐化批评。既反对误人的“捧杀”,也反对伤人的“棒杀”。倡导写书、出书、卖书、评书、读书等文化链上的各方,消除壁垒,构建上下游之间的良性互动,从而重塑全媒体时代兼具创新与和谐的文学批评格局。

其次,大力加强文学批评的权威性和公正性。我国的评论报刊,有些目前还要依赖广告收入维持,谁给钱难免要替人家说话,这种现状一时尚难改变。但即使这样,还是应该要求媒体力争有更多客观公正的评论。对评论文章不宜按字数计酬,应实行优质优酬,特优重酬。有的刊物如《译林》杂志,每期都随刊免费附赠一小册《译林书评》,这样做值得支持。希望有更多部门,积极组织或参与举办评论作品评奖和研讨。应该赋予文学评论版编辑更大的用稿自主权,提高他们对作品的判断和审美能力,让他们有眼光有权力拒绝太离谱的“人情稿”“关系稿”,尽最大努力维护文学批评的纯洁与威信。

再次,重视精英批评与网络批评的互补与融合。2015年统计显示,我国现在全年正规创作的长篇小说约有2000部左右。至于网络文学,用户有2.97户,签约作者250万人,每日创作的文字多达1.5亿字。其中有不少被出版、影视、动漫、游戏业釆用,网络文学已经形成一项新兴产业,这是全媒体时代文学批评不容漠视的厐大队伍。

以前许多人觉得网络文学不登大雅之堂,网络文学批评也多遭人蔑视。现在面对网络文学的迅速兴起,上述偏见必须加以改变。网络文学包括网络文学批评,当然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它的某些长处,却是传统创作与传播远远比不上的。就传播效果来说,现在一句来自微信群朋友圈里的推荐,甚至远比媒体几个版面的评论更有感召力。所以,很有必要发挥精英批评与网络批评的各自优势,去芜取精,扬长避短,跳出“圈子化”,促进两者的互补,实现双方有效的融合。只有这样,才是争取文学批评领域繁荣之道。

最后,要用严肃文学批评引导离谱文学批评。文学批评存在的乱象,想靠行政或经济手段来遏制,恐怕都难奏效。相对而言,最好以其道还治其身,也就是广泛开展有针对性、有说服力的批评交流,对某些离谱的文学批评进行再批评,通过辩论、澄凊、升华,最终达到替代劣质离谱批评的目的,逐步重拾文学批评自身价值,开创有序、协调和兴旺的文学批评新局面。

(责编: 陈冰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湖北快三倍投计算器 山东11选5销量 黑龙江22选5预测 3d走势图500期 北京赛车pk10漏洞
3d今日开奖号码 中国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走势图一定牛 甘肃快三有什么技巧 怎么样去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