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尕洞村:千年阿妈树的庇佑

张扬 发布时间:2018-01-10 09:23:00来源: 海东时报

翻越千山万岭,只为看一棵树?没错,化隆县塔加乡尕洞村的这棵千年古树太不平凡了,首先它的名字就会让你敬畏:唐德阿妈树。

如果听得懂几句藏语,或者向懂得藏语的朋友打问,很快你就会知道,“唐德”其实是“小松树”的意思。但实际上,这不是一棵普通的小松树,而是松树中的“母亲树”。它盘踞在尕洞马囊对面的林中,树形巨大,枝叶茂盛,树根如网状四面铺开,形状奇特,如一位母亲怀抱婴儿。同时,巨大的树干延伸出一棵较小的树干,而且如同手臂怀抱一般。

历经沧桑,接受了上千年日月精华,这棵松树肯定已经有了灵性,这让我们想到白娘子传奇里的树精。这棵树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它的松籽儿被百鸟衔往各处,落地出苗,茁壮成长。因此,此树被当地人甚至是外地人奉为求子神树,每年都有四面八方的信众慕名而来,甚至千里朝拜,向神树敬献哈达、卡迪(一种藏区特有的馍馍)、念珠、锦缎等,磕头祭祀。每年夏天,络绎不绝的信众徒步转尕洞对面的阿米尤合郎神山,此时,更有信众专程到唐德阿妈大树求子,据说非常灵验。

这是不是一种图腾崇拜?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藏族群众对自然的崇拜是虔诚的,因为他们懂得人和自然怎样和谐相处。

尕洞村虽然缺水,但“八字”里并不缺木,村西山上就有原始森林,麝、羚羊等经常在那里出没。其实,沟壑交错中,尕洞村也有两条稍大的河流,一条从村落后面的阿尼措曼杰姆(毛洞山)山流出,经尕洞村亚囊庄流向黄河,另一条从东部智海山发源,流经尕洞村与从措曼杰姆河汇合,当地人称之为“二龙戏珠”。这两条河冬季基本处于结冰状态,村民无法取水,夏季虽河水较大,但由于山沟较深,村民取水也极为不便,到现在村民们还是一直靠毛驴或骡子或摩托车驮水,所以在尕洞村你随时可以看到憨态可掬的毛驴。

有史料记载,化隆塔加地区一直为藏族居住地,明时为西宁府中马番族二十五族之一的革咂族。藏族学者才旦夏茸著《丹斗寺志》《喇勤贡巴绕色传》以及《化隆县志》等,都有化隆地区藏族源于吐蕃将领后裔一说。当地村民还有一种说法,说吐蕃时期有三位密宗士来到今化隆地区,他们的法力相当厉害,认为这个地方是吉祥之地,所以打算留下来,三人将从后藏带来的法器及经卷平分,后在三个不同的地方世居,这三个地方分别是今天的循化县尕让乡、化隆县的甘都乡和尕洞村。据说当年留在尕洞的密宗士分有密宗鼓一面,此圣物现还在尕洞。

关于族源来历,还有另一种说法,尕洞村多数人认为和塔加村一样,称祖先为西藏后藏人阿米仁青加,其为后藏具有很高地位的人,此人从后藏迁徙至今塔加村所在地定居,世代从事牧业。据说阿米仁青加生有三个儿子,为使家业兴旺,他分别为三个儿子划分领地,大儿子得今塔加一村、塔加二村所在地区,二儿子得今白家卡瓦,三儿子得今尕洞村地区。

历史的真相往往被掩埋在各种传说中,从上面的传说中我们很容易形成这么一个判断:今天生活在化隆境内的藏族,应为古羌人各部与吐蕃人相互融合、相互同化,逐渐成为具有共同语言,共同文化心理素质的藏族这一民族共同体。大唐时期,化隆地区是唐军和吐蕃将士冲突的最前沿,因此吐蕃派大批兵马驻守此地,与唐连年打仗,据说吐蕃将领收到“不得军令、不能回乡”的命令,很多吐蕃将领携家眷就此留了下来,与当地土著在这里完成了相互融合。

化隆巴燕大地上,藏族曾有16个部落,分为上十族和下六族,上十族即迭扎族、昂思多族、多巴族、舍仁布县族、安达池哈族、思纳加族、喀咱工哇族、黑城子加合尔族、群加族、水乃亥族;下六族为石达仓族、羊尔贯族、拉咱族、千户族、奔加卜尔具族、科巴尔堂族。除了16个部落,化隆地区尚有一些比较小的部落,这些部落有的为大部落从属部落,有的自成一体各立族名,其中有一名为加让族的部落,就分布于今化隆县金源乡。加让族有4个村庄,即今天的塔加乡尕洞村、金源乡土哇仓村、旦公村、恰加村。

尕洞村的故事讲到这里,你以为结束了,那就大错特错了。有关尕洞村故事的高潮部分,则和三世达赖喇嘛有关。

1578年,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应顺义王俺答汗之邀,来到青海湖滨与俺答汗会晤。会见后,俺答汗敬奉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之尊号, 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回送俺答汗为“咱克瓦尔第彻辰汗”的尊号。“圣识一切”是“遍知一切”的意思,“瓦齐尔达喇”是梵文“金刚持”的意思。从此才有了“达赖喇嘛”这个称号。由此,后人又追认根敦朱巴为一世达赖(公元1391—1474年),根敦嘉措为第二世达赖喇嘛。当时的蒙古人还大部分信仰萨满教,有夫死妻殉葬的残酷风俗,还有给死者宰杀很多驼马以作祭祀的习惯。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引导他们移风易俗、抛弃陋习,因此得到全体蒙古人的敬仰。大家都抛弃了萨满教,改信了藏传佛教格鲁派。

1590年,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受俺达汗礼请,途经尕洞地区时,为塔加地区“正果三部落”诵经灌顶,当年灌顶的地方就是尕洞村嘉日那,此地至今尚有当年法座和据说是三世达赖喇嘛的脚印(后被土哇寺请去),还有一块长约50公分宽30公分的供灯石台一块,上落有百余灯台印记,现被尕洞一村民家中供奉。

虽说尕洞村已经入围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保存相对完好的二层民居已经所剩无几,据说有的是近几年才拆除的。村内多数民居都是近几十年新建的四合院,外形与经典房一模一样,里边就剩一层,原本一楼的牲畜圈和杂用房已不存在,只保留了原来的二层结构。

即将离开尕洞村时,我们又听到一个和唐德阿妈树类似的神奇故事,那就是村里的“秀娜芒”,意为多种神柏。这是一棵神奇的巨大柏树,主干是柏树,却长有数百种不同树木的枝干。据说这棵柏树声名远扬,尤其在拉萨更是无人不知,在拉萨常有朝圣者被问秀娜芒是否长高超过山腰的路,说超过山腰路面就会佛法昌盛。但遗憾的是,后来遭到砍伐。虽然现在只剩一个巨大的树根,但对于尕洞村人来说仍是一棵神树,可保村落平安祥和、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安徽快3开奖号码表 福建时时彩开奖记录 .云南11选5玩法技巧 北京赛车808a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中国福彩 香港金明世家博彩堂 北京赛车pk10技巧群 体育彩票31选7走势图 竞彩篮球胜负